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女人心,海底针

第一章  妇男

  五年的婚姻,是否也到了该厌倦的时候?

  据说西方人将五周年的结婚纪念日命名为「木婚」,或许是取其不似纸片脆弱,却又不如金石永恒的特性吧?

  木,是一棵树,照理说该绿意盎然地生存着,我却感觉自己的婚姻已接近死气沉沉。

  这个「木」,该不会是麻木的木吧?

  我自嘲地想到。

  收回流连在夜空的目光,我望向自己的家。

  我十分渴望拥有一个完整的、属于自己温暖的家,直到现在,我仍深深记得当年,老实内向的我,股足了很大的的勇气,带着自卑的心态向张蕊求婚时,她欢欣愉悦的流出了眼泪,宛如最清澈的春泉,不停地涌出。

  我想这是我这辈子做得最正确的一件事,虽然到现在都还没明白,我那里得到了张蕊的喜欢!我想爱是不需要的理由的吧!得到张蕊了的爱,我很自豪,同时也特别的珍惜、庆幸、。直到现在面对张蕊那美丽的娇容,我也感到有些许自卑,因为我实在太平凡了。就如一句话的在大街上随手一抓就一大把!

  张蕊的家庭条件很好!不是一般的好!家里有间地产公司,又是独生子女,他们家有多少钱,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因为我爱的是张蕊。当时他们家极力的反对!认为我跟张蕊十分不般配,但是张蕊倔强的性格,与执着的坚持,经历了许多,我们还是走到了一起。但当时张蕊的家人很不甘,声称「不会给张蕊与我拿出一分钱或者资助!」我也很不屑那些钱,即使给我,我也不会要!虽然我这人老实、内向、但我有着极强的自尊心,我要靠自己的双手,给张蕊幸福!

  我天真的以为,我梦想就要实现了,终于能有一个家,像童话故事里,王子与公主居住的梦幻城堡,开心快乐的生活!

  当然,这座房子并不是城堡,出身平凡工人家庭的我!面对我看似天文数字的房价,我深深的感到无力。为了能与张蕊结婚,无奈的我带着愧疚接受了。父母动用了棺材本的决定,然而却只能住这间邻近市区的小公寓。

  当然这些我是不能告诉张蕊的,因为我的自尊心在作怪的原因吧!

  但是这约莫80平米的小公寓,对于我俩而言,也不算小了,有时还嫌太空旷。

  尤其,在像这样女主人迟迟不归的夜晚。

  我按了下开关,将屋里所有的灯都开亮了,静静地烘托出温暖的橘橙色调。

  这些年经过我们共同的努力,我们两的经济条件也好了起来。虽然我们早可以去市区内购买更大更豪华的公寓了,但是我坚持还住这里。

  这里给我留下了太多的记忆,我很怀念,珍惜、不愿离开!

  窗帘、桌巾、沙发罩都是新换的,墙上的橙色油漆也是我花了一天慢慢刷上的,热爱绘画的我,一向乐于在屋内玩色彩游戏,为居家环境添些趣味的韵致,前两年张蕊还会偶尔称赞我的品味,近来却总是视而不见。

  这些年来,张蕊总是把工作看得比我重要,宁可多接一个案子,也不愿陪我出门旅行,宁可加班不愿回家,回家后,宁可面对计算机,也不与我闲聊。

  为了令婚姻生活多些乐趣,我曾做过许多努力——变换装潢、研究新菜色、亲手为她做画、时常送些小巧的礼物给她,当她累的时候我会经常给她按摩!

  可惜张蕊似乎都不怎么欣赏……

  我们的夫妻生活也很正规化!一星期两次,标准的男上女下!从新婚到现在……都没尝试过……不对!

  记得是有过一次的!那一次我兴奋的发狂!记得那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我们都喝了点酒,我从张蕊的后面进入了,张蕊的屁股很白,很大,很有弹性,那是我最喜欢的部位,插下去几乎能把我在弹起来。

  那次与张蕊做爱,我想也许我终身难忘,很可笑是吧!并不是我古板,其实每次我都想与张蕊尝试其他的姿势,但是我不敢亵渎我的天使。

  我苦笑着。

  我并不怀疑张蕊对自己的爱,否则怎会为了嫁给我放弃出国的机会,甚至与家人闹僵?只是这爱经过五年的生活磨蚀,或许渐渐淡薄了吧?

  「木婚。」我喃喃念着这名词。

  人们在木婚纪念日时,都做些什么呢?

  我曾想过要去二度蜜月,或拍纪念照,或录一卷我们的DV,但最后,碍于她最近刚接了一个大案子,工作比以前更忙碌,不可能抽出时间陪我风花雪月,便都作罢了。我并不怪她。

  我只求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在家里吃就好。

  但即便只是晚餐,我仍费心准备,家里装潢又换了一种情调,桌上的菜色都是新的,一锅什锦汤品,花了我半天的时间细火熬炖。

  这些年我在外,拼命工作,废寝忘食,但是去年由于我们公司面对残酷的金融危机,公司的内部出了问题,我失业了,在家犹如一个标准的家庭保姆,可以称之为妇男。

  我是一个自尊心很强的男人,我能这么做!。但是我豪无怨言,因为我答应过张蕊,我会爱她一辈子,照顾她给他温暖的家,叫她成为世上最幸福的女人。

  香氛烛点的是他最爱的清新味道,花瓶里点缀着娇柔的百合。

  然后,还缺了什么呢?

  我左右张望——对了,音乐!

  她最爱听古典乐了,什么曲目好呢?萨拉斯泰的卡门如何?热情又奔放的旋律,还是温馨一点好?莫扎特的小夜曲不错。

  我在CD柜前犹疑许久,终于取出一张CD,放入音响。

  正当悠扬的小提琴乐音流泄的那一刻,玄关处也传来一阵清脆声响。

  张蕊回来了?

  我神色一凛,望向时钟,还不到九点,今天算早的呢!

  我又惊又喜,起身,快步到门口迎接。

  「张蕊,你——」我愕然睁眸,望着随张蕊进来的一个男人!1米8左右的匀称的身材,这男人肤色呈小麦色,脸孔棱角分明,显得很刚毅!

  「喔……!给你介绍下,这位是我的助理,刘长博,我们到附近勘查工地,顺便就把他请来吃宵夜了。」张蕊解释道。「家里应该有吃的吧?我们肚子都饿了。」有是有,可是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啊!

  我一颗心沉落,看着他们两走进来,我只能将抗议的言语锁在唇腔里,绽开一个模范丈夫该有的笑容。

  「欢迎,欢迎!你好!请进吧!」

  「不好意思,突然来打扰。大哥你就叫我小刘吧!」男同事礼貌地道歉。

  「没关系,家里热闹点才好啊!」我笑着将他们迎进客厅。「你们先随便坐坐,我再去炒几个菜,马上就能吃了。对了,张蕊我刚好煮了一壶桂圆红枣茶,你先倒给小刘喝,暖暖身子吧!」语毕,我转进厨房,利落地炒了两盘菜,用微波炉蒸了一道柠檬鱼,又从冰箱里取出几碟下酒菜加热,不过二十分钟,已端上一桌丰富的宴客料理。

  男同事吃了赞不绝口。

  「大哥真是好手艺,好吃,真好吃!」

  「我说张总怎么保养的这么好呢!原来是嫁了一个这么个好『老公』,真是『性福』啊,唉!」「你啊,胡说什么,吃饭也堵不住你的嘴。」「那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好『老婆』呵呵!」「那真是谢谢!张总了噢!嘿嘿……」玩闹,很羡慕,却很难插嘴,毕竟跟张蕊的同事不熟,不好跟着胡乱调侃。

  何况两人闲扯没几分钟,便将话题拉回最新的案子,认真地讨论,我更难说话了。

  饭后,两人转战客厅喝红酒,我独自默默洗碗,望着那个叫小刘的小伙子,忽地有些羡慕。

  「有水果吗?」张蕊忽然凑过来问。

  「啊,有的。」我忙洗手,捧来一篮琳琅满目的各色水果。

  「要我帮忙吗?」

  「不用了,你去陪小刘聊天吧。」

  「嗯。」张蕊点头,漫不经心地瞥了我一眼,便旋过身。

  我目送张蕊丰满又匀称的背影,心里微微的悸动。

  虽已成婚五年,偶尔我在看着她的时候,仍会心跳加速。她实在很美,或许是出身豪门的关系,她有种贵气,不时的冒出盛气凌人的那种气势,站在寻常女主间,格外地出类拔萃。

  她也很有才气,不靠家族的庇荫,仍是在建筑设计界闯出一片天,她的作品在多年前便得过大奖,如今更是众多富商名流抢着合作的对象。

  聪明、高贵、才华出众,不会有任何男人不想得到的一个尤物。

  我深吸一口气,阻止思绪继续沉沦,切好一盘水果,端送到客厅。

  「哇!好漂亮的水果盘。可惜我没口福了,我跟张总马上要走了,」小刘拍手赞道。

  张蕊看着我道:「恩!你早点休息吧!不用等我了,今晚我可能不回来了」我木然的道:「哦……!那好吧!开车小心点,要是觉得冷就多穿点」只听见张蕊道:「嗯!知道了!我也不是小孩,你真婆妈!」说着一声碰!!!!的关门声,在我耳边久久回荡!我望着寂静的房间!心有些冷……

         第二章  绝望

  「哎……」一声长叹,刚想继续完成没干完的家务,突然鼻腔一热,一股鼻血涌出,我捏住鼻子,快速跑到洗手间。

  又来了,又来了,就像女人来事似的,每月都有那麽几次!我经常流鼻血,特别是最近,越来越频繁了。我火气真的这麽大麽?明天一定要去医院好好检查一下,真不能再不当回事了。

  「我怎麽哭得如此狼狈,是否我还记得你的出现……」我的手机响了,是张蕊的闺蜜杨丹。她是一个都快三十了、还像小 女生一样刁蛮任性的女人,虽然身材高挑,长得也很靓丽,但是那大小姐脾气真叫人受不了!呵呵,但是跟我关系不错,老爱跟我说心事,我闲来无事也经常跟她聊聊。

  按了接通键,伴随着震耳的音乐声:「唔……唔……文勇,我又失恋了!」我顿时无语:「我的大小姐,我都记不清这是你第几次跟我这麽说了,这次你又把哪家公子哥给甩了?」明明每次都是她甩人家,反而自己难过,还找我哭诉,我都奇怪了!心理有问题吧?拐一个帅哥,玩几天就甩了人家,然後就自己伤心,声称失恋了。

  「男人全他妈都是王八蛋!噢……噢……除了你哦!哈哈!但是蕊蕊把你抢跑了,并把你锁在家里。哎!她命真好,羡慕呀!」「你又喝酒了吧?说什麽胡话呢!别喝了,乖乖回家睡觉好麽?」「不好!不好!要不然,我去你那呗!我想见你,都好久没见过你了,也不知道你天天闷在家干什麽猥琐事呢!哼!」说实话,她喝完酒後,我真的害怕,哪可真是胡搅蛮缠啊!记得上次她喝多了,我去见她,搂住我就不放,说什麽喜欢我云云。这要是给张蕊知道,我可怎麽解释啊?

  我十分无奈道:「听我话回家吧!现在这麽晚了,你一个女的过来不方便。

  你听我话,回去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改天我请你吃饭。」「噢……那好吧!记得你说的请我吃饭啊!呵呵,可别食言,要不然……哼哼!拜拜……」「呼~~」终於解决这难缠的大小姐了。

  这时候门开了,张蕊竟然回来了!「明天的会议取消了,要不然我还回不来呢!哎……真累!我得赶紧泡个热水澡。你干嘛呢?」「丹丹又失恋了,还喝酒了,刚给我打完电话。」张蕊疑惑的眼神看向我,我顿时有些慌乱。

  「她也会恋爱?她怎麽老给你打电话啊?你俩……哼!等我得问问她到底是真失恋还是……」「哎!你乱想什麽呢?快换衣服去,我去给你放水……要放花香液吗?」当我整理好厨房出来的时候,张蕊正抱着电话筒半躺在软榻上,好像是跟杨丹闲聊着。她似乎聊得很开心,笑声不时洒落。

  「要不要我帮你吹头发?」我问,主动拿起吹风机,在软榻边缘坐下,手指在身後轻轻拨弄着张蕊的湿发。

  张蕊挂了电话後看着我,「文勇,」温柔的声嗓拂过我耳畔,我愕然的看着张蕊,这种温柔的声音我不知多久没听到过了!「这些年,我……要不你也上班吧!在家很闷吧?」我神色有些激动:「不闷!我就喜欢为你打理好一切,做你成功背後的小男人!告诉你,今天是我们结婚五周年。」张蕊收拢细眉,望向我:「我们结婚五年……了吗?」我关上吹风机,涩涩地道:「今天是我们的结婚纪念日。」「今天?」张蕊惊愕。看来她是真的忘了,完全不记得今天是特殊的日子:

  「抱歉,我没想到……」

  「没关系,也该怪我自己没事先提醒你。」我从张蕊的眼潭看见一抹哀怨,虽然很淡很淡,终归是哀怨。

  「唉!文勇,对不起!」

  「没关系!真的没关系!」

  我望向时钟,现在已经是11点多了:「不是累了吗?早点休息吧!」张蕊叹息着道:「哎……你先睡吧,我还要研究一下策划案。等我忙完这阵子,我们要个孩子。」「嗯……嗯……好的。你别太累,我给你准备了莲子汤,一会你喝点。我先去睡了。」清晨的阳光透射进屋内,我睁开眼睛,枕边已空空如也,余下淡淡的香气。

  又是一个阳光灿烂的天气,有如我的心情,因为我知道张蕊还是爱着我的!我们马上就要生小宝宝了,我在很久前就盼着要个孩子了,我父母也不是跟我说一两次了。

  起床、洗漱、去医院做个全身检查,哼着小曲去市场买菜。

  忙忙呼呼到了下午,嗯,时间差不多了,该去医院看检查结果了。当我到了医院,医生带着凝重的脸色把我叫到了屋内,我顿时紧张起来。

  「戴先生,我跟你说结果,但你一定要冷静。」我屏住呼吸:「嗯,没事,你说吧!」「你被确诊为鼻咽癌,已经到了晚期。但是你不要怕,一切……」我听不清医生在说什麽了,觉得天旋地转!

  「戴先生,戴先生!你……」

  「你直接说我还有多少时间吧!」

  「准确的说,应该是五个月左右,但是呢……」「好了好了,不要说了……」我木然的往外走……医生喊着我,但我似乎听不见了。

  我木然的走在大街上,不知走了多久,昏暗的街灯、忙碌的身影,周遭的车声是这样的热闹,可是我郁郁独行!泪水充溢眼眶,我对自己说:「不!」我不想流泪,我不是弱者,可是我绝望得犹如被打下十八层地狱。是的,我不久就真的会去地狱了。

  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看着来来往往人都带着笑脸,是那麽的幸福。我想到了我父母,含辛茹苦把我养育成人;想到了我的天使,还要跟我生孩子,泪水不停地滑落。

  「我怎麽哭得如此狼狈,是否我还记得你的出现……」悲凉的手机铃声这时响起,犹如我的真实写照。我茫然的看了眼,是张蕊!我接通了电话。

  没声音,刚想开口,电话那边传来:「别这样,别这样!你冷静点……」是张蕊的声音!

  「蕊!蕊!我想你都快想疯了,你知道我在国外这六年是怎麽过的吗?」这男的是谁?怎麽回事?难道是张蕊压到了手机拨号键?

  张蕊泣声道:「那你又知道我是怎麽过的吗?你怎麽那麽狠心,丢下一封信就了无音讯!」「蕊!别哭,别哭,我回来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晚了,一切都晚了……我都已经……已经……」「别说了,蕊,我都知道,我都明白,我回来这几天都调查过了。你怎麽会喜欢那麽一个人呢?别再耍脾气了,我再也不离开你了,你跟他离婚吧!」我的手有些发抖。

  「不!我不能跟他离婚!」

  「蕊,别生气了,我错了。我这六年也不好过,日夜都承受着思念的煎熬!

  我这麽做其实都是为了你!你不明白吗?我现在成功了,我回来了,再也不离开你了,我们永远的在一起!」这里从手机里传来「滋滋」的声音,他们……在接吻?

  「呼……呼……别在车里……」

  「没事,这里不会有人来的,以前我们不是还专门去找有人的地方做吗?嘿嘿……」紧接着又传来接吻的「滋滋」声伴随着「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我的手颤抖得厉害,几乎拿不住手机了。心脏好像停止了跳动,好像整个人失去了知觉。

  一声悠扬的「呃……」声,伴随着「嘎吱……嘎吱……」声,把我唤醒。

  「滋滋……蕊,你的乳房好像比以前更大了,以後只属於我,知道吗?」「啊……啊……嗯……东,其实我也想你!啊啊……我甚至要用工作……来困顿自己……啊……东,再用力点!」「嘎吱!嘎吱!噢……噢噢……」「蕊,给我舔舔吧!」「哧溜……哧溜……」「喔……喔……好爽……再裹紧一些……噢……别停……舌头……舌头……啊……」「蕊,来!滋滋……嗯,蕊你翻过身来,这边……对,对,手支在後座上,噢……蕊,你这屁股比以前还要白,还要圆呢!我要疯了……蕊……」「噗哧……呃……啪啪啪啪啪啪啪……」手机被我用力往地下一摔,顿时破碎得七零八落,犹如我的心一样!我疯狂地踢打着长椅,直到手脚发麻。我的心承受不了这麽多,已经被这些致命的打击撑碎了。

  我有如失去灵魂的屍体,脚步蹒跚的往家走着,那为之付出心血的地方,钢筋水泥的框框内,有着我梦版的记忆与流年。

  打开卧室门,房间里一片漆黑,我佝偻在墙角,犹如被狠心遗弃的孤儿,放声大哭。

       第三章  惊变

  正当我放声大哭的时候,突然整个房间内银光大闪!有如白昼,刺得我睁不开眼。

  苍老威严的声音:「孩子,不要伤心……」

  「你是谁?你藏在哪?怎麽看不到你?我是不是在做梦?」「你当然看不到我!你可以称呼我为神灯老人。我已沉睡了亿万年,是你凄厉的嚎哭之声唤醒了我,谢谢你!」我心想,我是不是精神失常出幻觉了?小说中的情节?

  「不是幻觉!这也不是在小说中!」

  「你怎麽会知道我心里想的?」

  「我无所不能,为了感谢你把我唤醒,我答应你三个愿望!」「开玩笑呢吧!你他妈当我是傻逼啊?我想长生不老,行吗?」「行!这很简单,这算你第一个愿望吗?」「等等……你没骗我吧?真的吗?我真的不是在做梦吗?让我想想!」「放心吧!孩子,我说到做到!快点说,我要急着回天界呢!」「第一件事,我要你把我的身体变成百毒不侵、金刚不坏、刀枪不入、力大无穷、至强之肾、粗大阳具……」「停停停!操!你太贪心了吧?哎!好吧,谁叫我们有缘呢!」声音语闭,一道更加闪亮的耀眼白光进入了我的体内,顿时我舒爽无比,浑身充满力量,整个身体血脉畅通,跟小说里描述武林高手贯通任督二脉的感觉一模一样,身轻如燕,犹如遨游在太空之中,这种感觉叫我沉醉不已!

  当回过神的时候,我四处张望,房间里还是黑暗一片,空空如也,「哎!」我一定是疯了,精神错乱了。

  但是我又感觉,我身体里充满了爆炸的力量!我对着墙壁随意挥出一拳,顿时「轰」一声,墙壁被我的拳头轻松贯穿,连墙壁里的钢筋都断了。「我操!」我愕然看着墙壁上的洞,突然仰头狂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操你妈!」『张蕊!你这个婊子!』我心中恨恨的想道。突然听到门外的轿车关门声,紧接着张蕊道:「嗯,好的,你路上慢点开车。」我黑着一张脸走出去,挡在车前,看着张蕊道:「他是谁?」「文勇,不许你这样,你对我朋友放尊重点!」「呵呵!尊重?怎麽尊重?我把他请进去,再帮你们把床铺好,然後把洗澡水放好?」「文勇!你说什麽疯话!」车门开了,车里的男人下来了,我仔细打量着他:英挺的身姿,配上昂贵的西装,标准的成功男士,这个男人真是太有气质了,绝对是女人的杀手。他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就你那窝囊样?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麽东西。」拉住张蕊的手:

  「蕊,我们走吧!你还跟这窝囊废纠缠什麽?」「文勇,你进屋好好的洗洗脸,照照镜子,好好的想想,再给我打电话吧!

  东,我们走!」

  「我操你妈!」我瞬间一拳打在东的脸上,他的脑袋像一个排球一样飞出老远,剩下的一个无头人,脖子上鲜血狂喷,晃晃悠悠倒下了。

  「啊~~」张蕊惊慌的尖叫声:「你……你……」「叫你妈了个逼!你这臭婊子闭嘴!再叫,把你的牙全打掉!」我抓住张蕊的头发把她拉倒我身边,然後一脚把奔驰车踢飞出去老远。

  可能是被我弄痛了,张蕊显得很痛苦,露出惊恐的表情道:「文勇,别……我是张蕊啊!我是你老婆!」「你是你妈屄!滚你妈的!今晚你要是伺候不爽我,我要杀你全家男人!操死你全家的女人!你信不信?」「信!我信!我信!」「进屋去!今晚不把你三洞齐开,不把你干得喊哭爹喊娘,我就不姓戴!」我坐在客厅的软榻上,张蕊跪在我面前瑟瑟发抖。

  「站起来!把衣服都给我脱了!丝袜别脱!我操你妈!你的内裤呢?你这婊子,内裤都被玩没了?跪下爬过来!哭你妈屄,再哭出一点声我马上弄死你!」看着张蕊上身挺拔、完美的38D乳房,结婚至今我都没舍得吸过几次的粉嫩乳头,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张蕊下身更是让我血脉贲张:肉色的丝袜包裹着雪白浑圆的大屁股,阴门处的丝袜由於很薄,漆黑一片,隐隐可见整齐的阴毛。

  张蕊瑟瑟发抖的跪下来,爬到了我脚下。

  「把我的鞋跟裤子脱了,然後用舌头从脚慢慢舔上来!」张蕊小心翼翼的动着,当滑嫩的小舌舔到我脚趾的时候,我舒爽得要疯了,粉嫩的小舌头一点点地从我的脚趾开始往上蠕动,那感觉真是其痒无比中带着刺激的兴奋。我心想,等以後老子一定找几十个美丽小婆娘一起给我舔!哈哈哈哈哈!心里狂笑不已。

  当张蕊的小嘴舔到我的大龟头时,由於我的身体被那自称为神灯老人的家伙给改造过了,我的阳具变得粗大无比,张蕊使劲张开嘴也只能吞下大半个龟头。

  「噢……不错!真他妈的爽毙了!你技术不错嘛!是不是以前经常给那个狗逼这麽玩?操你妈!问你呢!」我轻轻的一巴掌打在张蕊脸上,顿时就把张蕊打翻到一边去:「操你妈的!你脑袋是不是也想变排球?」张蕊被我打得嘴里全是血,顾不得疼痛,惊慌的又爬过来,边哭着道:「文勇!老公!老公!你别生气!你别生气!你要我干什麽都行!唔……唔……」「哭你妈的屄,闭嘴!别影响我心情,马上给我露出笑脸。过来,仔细地给我舔卵子跟屁眼!」我把腿劈得很开,张蕊露出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顺从地舔弄着我的睾丸。当张蕊的小舌头尖钻弄着我屁眼的时候,我终於忍不住了,猛地一起身,把张蕊抱到了软榻上,双手将她双腿撑开,把她压在身下,激动的盯着她。

  张蕊被我盯得心里发毛,不停地哭说:「老公,原谅我,原谅我,你要我怎麽样都行……」「原谅?你妈屄!你玩了我五年,我那麽爱你,那麽照顾你,你是怎麽对我的?你当我是傻逼吗?要不是四合院的兄弟们跟作者看我可怜,让我出现奇蹟,也许我怎麽被你玩死的都不知道!」「唔……老公!」「闭嘴!别再叫我老公!以後你就是我养的一条母狗,知道不?你要叫我主人!要是不是听话,不够贱,或叫得我不爽,我马上把你家灭门!真的去操你妈去!」「嗯嗯,是的!是的!主人!主人!你快干我吧!用你的大鸡巴干死我这条淫贱的母狗,我身上三个洞全是你的,天天都让你干。」张蕊说着就用手过来抓住我硬得不行的大鸡巴,对准了她的阴道。

  我看着以往在我心中圣洁、高贵的天使,竟然说出这样的话、做出这样的动作,心里激动难耐,双手撕开张蕊的肉色丝袜,下身用力一挺到底,粗大的阴茎迅即连根没入紧窄的阴道,同时发出「噗哧」一声,还掺杂着张蕊的一声惨叫:

  「啊~~太……太长了!」

  我不去理会张蕊,下身疯狂地操动,张蕊那紧窄的阴道紧紧地包裹着我粗大的阴茎,叫我舒爽无比。我越操,感觉张蕊的阴道越滑顺,并不时有淫水流出,张蕊从开始的痛苦喊叫声,也慢慢地转换成享受的呻吟声。

  操了几百下以後,我起身道:「翻过身来,撅起屁股!」我看着肉色丝袜的破开处露出浑圆的大屁股,忍不住伸手「啪!啪!」拍了两下,顿时伴随着张蕊「啊……」一声痛苦并快乐着的怪叫声,雪白的大屁股出现了两个浅红的手印。

  「真他妈的大啊!又白又圆,真他妈好看!以前你不是老不喜欢我从後面干你吗?我今天就从後面干死你!」我起身握住阴茎慢慢地插了进去,然後我就不动了:「来,你自己动!要是动慢了一点,我就拍你屁股一下!」我一手抓住张蕊的头发,一手不时地拍打着她雪白的大屁股,张蕊用力地向後顶动,用丰满的大屁股来套弄我的阴茎,顿时舒爽得我魂都没了。

  张蕊的雪白大屁股全部都被我拍成浅红色的,张蕊一边顶动,一边「啊啊」大叫:「主人……不要啊……痛……啊……老公……主人……你干死我吧!我受不了了……」我从後面紧抱着张蕊,回想着和张蕊夫妻这五年多来的过往,回想着我的心酸,越想火越大、越想越生气,疯狂地在张蕊後面操干着,张蕊一边嚎哭,一边配合着我扭动她肥大的屁股。

  张蕊这样的表情就像是催情剂一样,使我更加疯狂,我再疯狂地抽插了几十下以後,突然龟头一麻,大量的精液疯狂地喷涌而出,我并没有停止操动,而是变本加厉,更加疯狂地顶动,顿时精液顺着张蕊的淫水飞溅出阴道口,犹如水枪般被挤射出来,直到精液停止喷出,我才趴在张蕊身後享受着喷射後的舒爽。张蕊似乎都晕了过去,淫水与精液还在如溪流般不断地涌出……片刻後我才起身,拍了一下张蕊的屁股道:「起来!去浴室把水放好,我要跟你好好的洗洗。呵呵,等一会儿就干你屁眼。」「嗯!是的,我马上就去!」望着张蕊向浴室小跑的背影,我心里舒爽无比,心道:『哈哈!从今天起,老子要天天都操不同的屄,操遍天下的美女!特别是那几个淫贱的日本AV,什麽纯情,苍井空、什麽风骚奶大,浅仓彩音、什麽丰满巨乳,仁科百华,我都挨个操,从日本操到美国!哈哈哈哈哈哈……』「主人,水放好了!」「哈哈哈!好好好,自己先把屁眼洗乾净!」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