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性爱技巧  »   绿帽日事之艾莲娜的秘密

神秘海域盗贼末日,奈森为了帮助哥哥山姆找寻宝藏,瞒着妻子艾莲娜跟苏利文、山姆一起追寻着名海盗艾弗利劫去的威之刚号收藏在「乐园」巨大宝藏……

  「噢我的上帝,太快了,深,好深,我要疯了!噢…」一把富有磁线醇厚的女声惊呼般的呻吟起来!这声音属于一个散乱着长长金发,皮肤美白,脸孔标致的年轻少妇。

  这时一根半尺有余像三、四岁儿童小手臂粗大,黝黑筋突的男人阳具深深地末入这年轻少妇阴道,尽管那黑得发亮野蛮肥壮的肉棒和那金毛丛卷阴唇嫩红阴户毫不般配,但从少妇的呻吟话语之中这一结合让她异常地满足。

  那简直像马屌一样的男人性器官来自压在少妇身上的一个黑人男性。他半个脑袋都是灰白短卷发,颈脖皮肤不少皱迭,显然年纪不轻。他的身材也壮实,后背、后腰、臀部几处的肌肉已经松驰。

  可这老黑人背横腰圆,腿粗手长,体毛还颇浓密,远看活像只雄性黑猩猩,老来有余劲。

  刚才他黑瘦屁股向下挺送,往女人的阴道直捣而进,半尺有余的阳具只剩下半寸左右的根部没进,似乎那女人的阴道已经到了尽处,不能再进了!插进后一顿,两颗大如百香果的睾丸兀自摇晃生风,朝气饱满,看着似有一股蛮劲蓄势待发!

  那是…艾莲娜跟…詹姆森?

  没错,这时躲在暗处偷看的奈森并没眼花也没幻觉,他眼光所及,在那码头办公室里唯一的旧皮沙发上,海运公司老板黑人詹姆森就在10秒钟前分开了一双白滑修长的大腿,利索的握着他那根大黑屌,一鼓作气的插入自己下属的老婆的肉洞里。

  奈森真是是目瞪口呆!心中暗叫了一声「该死」。

  他才刚刚偷摸进来,而在他进来前的五分钟,黑人阿伯詹姆森已经把艾莲娜紧翘的白弹屁股和金毛嫩穴「舌玩」个够,一条阔大尖长的淫舌,用它欲望的黏涎使女人紧闭的肉门湿滑虚张,待人寻幽探秘。

  这僻静的码头办公室内,光着下身的少妇欲罢不能,濡湿不已,趴伏在她身上黑人老色鬼不紧不慢地就位,望着这个喝得两颊绯红的金发俏人妻,他赞美上帝让他得此尤物,深入美妇身体的阳具被裹夹舒坦,他淫心大起,准备一泄跨间淫具的欲望。

  奈森一进来就看见爱妻被其它男人奸淫这一幕,可还没等他接受眼前的现实,詹姆森已双手扶稳艾莲娜两边大腿根,开动起男人下半身的性爱马达,大黑屌在艾莲娜莺声娇喘声中,于在阴户里有序地进出起来。

  奈森看着那交配动作高低起伏,黑人男性天赋异禀的性器在白人少妇娇嫩肉洞直出直入,尽情捣弄,不由自己的有种自愧不如的观感!

  别看艾莲娜不是那种高头大马的白种女人,她娇小身材上配置的肉洞也是上帝的杰作,在大黑屌的深入浅出下吞吐自如,显得毫不紧迫且淫水丰沛,润滑得宜,三两下进出套弄就把那根大黑屌润滑个遍。

  这时除了看着詹姆森奸淫着妻子的,在奈森的耳边也响起性器操弄时的啧啧有声,肉搏声和淫水声,老鬼在高歌猛进,少妇在娇声奉迎,那画面比奈森少年时代看过的AV都淫荡。

  奈森也发觉妻子和老鬼两人在这生殖器交接上好像演练熟络,一点也不陌生,交起手来你来我往,配合得如夫妻一般自然而然,可奈森内心的感受却太违背自然了,艾莲娜,他深爱的美妻怎么会跟这个黑人老头干起这事?

  作为丈夫的奈森虽然15年来历经险山恶水、面对过无数邪门陷阱,对敌过不少凶悍歹徒,有了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的镇定,可眼前是自己心爱的老婆和自己尊敬有嘉的老板在裸身「肉搏」,他一下子像中了那个英国人塔巴特(第三集反派)放的毒针般,茫然失神不知如何办好!

  「宝贝…」骑干中的詹姆森轻轻叫了声。

  「嗯?啊呀,咿呀…!」艾莲娜似应非应。

  奈森看到了…

  是在又一下尽深到底的插入后詹姆森叫了一声,而艾莲娜爽得只能「嗯啊」回应,似是因为性器磨弄的快感已经让她语焉不详,不能自己!

  「宝贝,今天这戏我演得挺赞对不对?」

  「嗯呀…对,对,你说什么都对,别停下,继续,继续,我痒死了…干爹。」干爹?

  没错,奈森和艾莲娜打从香巴拉死里逃生后结婚定居在这,除了亦师亦父的苏利文外,他们也把这黑人老头当父辈对待,艾莲娜已经干爹前干爹后的称呼詹姆森叫了一段时间,奈森认为多亏了妻子咀甜,詹姆森才特别的看重自己这下下属,很大程度上把公司的业务都交他打理。

  没想到现在詹姆森却这样来帮他打理老婆!

  「噢!干爹…快…动起来…你动呀…」艾莲娜在动情恳求。

  「好咧!不过今晚怎么奖励你的好干爹啊?」詹姆森一下插入后停住了黑屁股问!

  「你想怎样就怎样…」艾莲娜好像下身很痒似的,急着要止痒,扭着屁股反过来套动「别停,给我呀!」她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你,你这老坏蛋,早就瞅准了今晚是吧?好坏呀…尽要使坏…」艾莲娜向上似气是羞的瞪着詹姆森嗔骂!

  「一个月就这么几天,你现在总不能只满足你那个一天到晚只想着盗墓寻宝的憨老公呀!」詹姆森黑屁股还是不动。

  「你不能这样说…说奈森…他是好人,你是好蛋!」奈森看着艾莲娜又在扭着腰抬动屁股套那大黑屌。

  「我是坏,行啦,我就坏到底,不用你说好,今晚非把你射个爽!干死你这淫娃干女儿…」奈森看着詹姆森说完这话黑屁股一动就没停下来,是连翻大动起来。

  大黑屌退出一半又推送一半,用劲而不用猛,意在抽插磨弄均匀着力,让女人刚刚满足又不够尽兴。

  「这老色狼…」奈森暗骂半句,因为还有「小荡妇」三个字没骂出来。看着艾莲娜那骚劲他心里酸啊,同苦共难,出生入死,没想到这一个刚强干炼,智慧机警的女搭档,这个温柔体贴,明白事理的好老婆,在男人的屌干下完全成了荡妇,变了另外一个人,这种惊变让他骂不出口了。

  「吖…好舒服…再…再进点…顶到最深…撑得我…好痛快…舒服死了…詹姆森…好干爹…我答应你…你要射多少就射多少…都给你…今晚全留给你…」艾莲娜既抓狂又失常的淫叫着呼喘着,真是被干得失了理智!

  「就是啰…闲着也是闲着,你这青春曼妙的好时光不能空等,让干爹天天给你充实着,灌得满当当好吧?」詹姆森看见手段灵了,语气是那个得意,因为只看到背面,但奈森能想象得到这老黑鬼淫人妻后得瑟的笑裂了肥厚的大咀!

  「噢!我的上帝!你好…你好坏…」原来詹姆森说完后艾莲娜正意乱情迷地想说一句讨好老奸夫,可却遭到詹姆森的一阵猛攻,被屌得说不下去!

  奈禁把一切看在眼里,那是詹姆森全身压在艾莲娜身上两人肉贴着肉,被詹姆森的圆腰肥胯一往下压,艾莲娜的双腿被分得更开,而在两个生殖器这么相近的位置,大黑屌抽插的角度和进出的深浅都改变了,抽插是直进直退,深入的多退出的少,是整一根半尺余的大屌在阴道里面耸动研磨,一阵贴身快攻,艾莲娜也挺不了腰去配合,只有挨屌的份了!

  看到这,奈森头脑一阵麻目晕眩,想起那天,自己跟哥哥山姆、苏利文道别,和艾莲娜坐打的回到家后的一天,詹姆森进办公室找他,神秘兮兮的说把公司卖了,说自己要退休,去享受闲来无事的钓鱼生活,在奈森摸不着头脑时,他扔给了奈森公司用的一串钥匙,然后怪怪的笑着走开。

  然后,然后艾莲娜就跟着进了公司,说是她把詹姆森海运买了下来。用的是山姆在宝船沉末时捞回来的一堆古金币换回来的钱。

  一幕又一幕的回想,甚至是在西藏雪山那时发生的事都回想了遍,都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艾莲娜和詹姆森勾搭上了,是钱,是报恩,是性,那到底是什么…交易?

  艾莲娜这么主动讨好詹姆森,那么主动挨他屌,既没反感受也没反抗,干起来是那么顺其自然,水乳交融的,难道是爱?

  不可能!不可能的!奈森脑中苦苦思索,但绝对想不通,因为他万万没想到,这可是他自己间接造成的。

  话说奈森和山姆、苏利文搞砸了拍卖会,偷了艾弗利的十字架离开了意大利后,艾莲娜才打通了电话找到奈森。奈森用借口敷衍了过去,而艾莲娜却听出了问题,开始怀疑丈夫此行不是去马来西亚打捞货船那么简单。

  艾莲娜要先证实奈森说拿到打捞许可证的说法,于是第二天早上,她找到詹姆森郊外的家去。

  「噢不!奈森他怎么可能这样骗我?」艾莲娜激动地说着。

  在詹姆森表示并没有打捞许可,也根本没有让奈森去马来西亚,他自己更不知情等解释之后,艾莲娜情绪有些失控了,因为丈夫奈森答应过自己不去寻宝了,要安稳的过生活!

  「亲爱的,放轻松,放轻松,事情应该没你想象得那么严重!」詹姆森趁机上前抱住了艾莲娜,像父辈一样作出劝慰并用手轻拍她的背安抚起来。

  这老色狼早就看上了艾莲那这金发白人美少妇!

  要知道生活在白人掌权的社会里,黑人天生有征服白种女人的巨大欲望,一说起白人婊子,黑屌便会蠢蠢欲动。尤其是面对一个如此健美标致的已婚美人妻。

  詹姆森很喜欢白人男演员金凯瑞的那部电影《一个头两个大》,因为里面讲到一个侏儒黑人司机勾引了金凯瑞的白人老婆,还滥搞无度,最终金凯瑞的白人老婆生下了几个黑人孩子!

  詹姆森常常看电影的那一段来打灰机,幻想白人美妇被黑鬼干得叫着黑人老公利害,叫着要怀上黑人的孩子!詹姆森便会觉得无限刺激,他心里一直有这兽性的念想。

  自从请了奈森做事,认识了金发美少妇艾莲娜,詹姆森无时不等着机会,无数个打灰机的晚上他都幻想自己扒光了艾莲娜的衣裤,让她穿着黑色T Blck在自己面前跳艳舞,也幻想着这白种女人吞吸他的引以为傲的大黑屌。

  或是幻想在某个奈森不在家的时候,他在美少妇和老公的大床上用力深入屌干,一杆接一杆的感受秘洞风情,然后一泡一泡的直接中出,每每想到艾莲娜娇喘声中欲拒还迎的给自己奋力中出,那被奸的惊惶,那授精的失神就让詹姆森这老黑鬼达到欲望的极致快感。

  但他知道艾莲娜颇精明,正常勾搭是不行的,也不能强暴,要等某个时机,在她伤心欲绝,情绪失了把控,需要人来依傍的时候他再搞点手段,这便不能叫她主动投怀送抱也必可以半推半就成其好事。

  果然,艾莲娜被丈夫隐瞒哄骗上受了情伤,倚着黑人干爹流着泪说着忧愁,一点都不知道自己正跌入老色狼的淫欲陷阱里。

  当天晚上,艾莲娜回到家后还是无法联系到奈森,一腔恼怒发泄不出来了,只气的感伤流泪,坐在客厅里睡也不是做其它也不是,一个人生起闷气唯有喝起闷酒。这时,詹姆森摸上门来,说是来问寻奈森的情况,然后主动坐下来听艾莲娜诉苦,还陪着艾莲娜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威士忌,直喝到艾莲娜从挨着他肩膀到醉倒在他怀里。

  那一晚…

  奈森和山姆正在山上的修道院找艾弗利的宝藏提示标记,骷髅头下双刀标记的古墓。

  当奈森在林深草密的地方探寻出路,却不知道在家里的睡床上,詹姆森正解开艾莲娜身上的衣裤,一双毛茸茸的黑手摸遍了少妇白滑坚挺的玉乳双峰;一根粗如大雪茄的黑色中指也探入了那金毛遮掩下的丛林秘穴。

  当奈森找到了古墓洞门要解迷开启动机括时,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已脱下了他的四角内裤,早就昂首高举的大黑屌很快找准了艾莲娜秘穴入口,准备开启白人少妇已湿润的洞穴。

  当奈森进了秘道举枪准备迎战敌人伏击时,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的大黑屌已经顺利插进艾莲娜的肉腔秘道并进一步亲近地往里推进。詹姆森在舒爽下叹息叫爽,艾莲娜也在昏醉中舒服呻吟。

  当奈森举起手中枪跟雇佣兵连翻恶战,枪声呯呯嘡嘡大作时,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松驰的肚腹在拍击身下少妇的臀肉,劈劈啪啪的在黑白配交配大作战。奈森在墓穴里腾挪走避凶险,詹姆森就在艾莲娜的阴道里旋扭着大黑屌任意研磨,肆意取乐。

  当奈森把水桶装满了水放在神像与两盗贼机关上,紧张期待迷题解开之时,他家中的睡床上,詹姆森的大黑屌深入了艾莲娜的阴道,紧张又兴奋地把精囊内一腔子孙水射出,如愿以偿地成功解锁了淫人老婆中出秘技。

  那一晚,奈森在艾弗利的地下墓穴出生入死拼了个通宵,他家中的睡床上,黑人大伯詹姆森也几乎拼了老命,几度寝取大战,享受数次对白种女人的无套奸淫,中出内射。然后抱着下属的金发美妻睡到黎明时份。

  就在奈森默念着「小处成就大事」的名句,睡在荒山里地休息补充体力,却不知道睡在家中高床软枕上的老婆被黑人大伯变换着体位骑干数翻,其时艾莲娜阴道和子宫游弋一腔黑人阿伯的精子,满当泡浸伺机与白种女人的卵子成孕。

  詹姆森比艾莲娜早醒,淫欲发泄后他更清醒,他想到自己不能像其它淫贼奸夫搞什么威胁强迫艾莲娜以后继续和奸,他只能通过软语说辞来达到长期霸占的目的。于是他留下字条,说尽歉意不该的话,喝酒后情不自禁做蠢事,百般请求艾莲娜原谅。

  时近中午,艾莲娜终于酒醒,看见狼藉的床铺和自己裸露身材,再闻到浓烈的淫水和精液味道,回想早前詹姆森上门劝慰一起喝酒的事,艾莲娜已经猜到八成发生了什么事。再看见詹姆森留的字条,她懊悔不已!

  带着失身的歉疚,艾莲娜决定去找奈森。

  终于,艾莲娜先联系到了苏利文。苏利文也不得不请艾莲娜原谅,艾莲娜当然明白,感激这老爹一般的朋友看顾保护自己的丈夫。苏利文开着他那老款的螺旋浆水上飞机带着艾莲娜又飞回海盗群岛。

  其时奈森和哥哥山姆被海岸线多船围攻,两人遇险而分开了。奈森独自人攀岩进山……

  由于海盗群岛附近暴风雨大作,苏利文和艾莲娜只好避开暴风圈,在外围的珊瑚浅滩停泊。

  吃过了东西,苏利文照旧拿出酒瓶独饮,看着远处的暴风带沉默不语。艾莲娜凑上来拿过酒瓶喝,酒一下肚又禁不住伤感,苏利文劝说着,边说边喝,不久两人对分了一瓶伏特加和半瓶威士忌。

  两人已经大醉,这时艾莲娜眼前的苏利文却变成了丈夫奈森,艾莲娜一下扑了过去,一阵粉锤后便是深情亲吻,那个奈森也还以颜色,动手抚摸着艾莲娜的大奶和翘臀。两人热情似火,各自脱下衣衫,男女肉体就在机舱里互相纠缠起来。

  那个奈森很快压在了艾莲娜身上,艾莲娜很主动的张开了大腿,又很主动的双手扶着那个奈森的腰,用力按向自己下身,顿时一根热辣火烫的硬物塞满了麻痒的肉腔,让艾莲娜满足地呻吟了一声「噢,你这讨厌的男人!」然后艾莲娜又如泣如诉地说「你知道我有多想你,有多爱你,你都有多长时间没这样用力的爱过我了?噢…」那个奈森没有回答,只是用一阵猛插来响应了艾莲娜。

  艾莲娜已经二十八岁,在女人成熟时期,性的欲望日渐弥增,可丈夫奈森并不是那种需求很大的男人,往往在自然触动下濡湿利害的时候,艾莲娜才会主动「勉强」让奈森干她。所以平时的压抑在酒精破解了理智关锁后,艾莲娜的欲望一发不可收拾。

  其实当晚詹姆森在她醉后对她奸淫时就发觉,艾莲娜昏醉的中也在主动配合并主动需索男人的肉棒,在詹姆森大黑屌深耕乱捣激动射精过程中,艾莲娜也在泄着淫水历经高潮,使得詹姆森当时也大受诱惑,拼着老命连连中出内射,才满足了这欲求强烈的白人少妇。

  这时候,在珊瑚海上,冷冰的机舱里,苏利文醉酒下禁不住兽欲干上了艾莲娜,他神智也许是迷乱的但也许还有一丝清楚,他清楚自己喜欢这个早就熟悉的,让自己像女儿般爱护的女孩,也同时有种…有种越轨的爱意,平时藏在深处,可这刻借着酒精,心中对她那性的占有控制不住了。

  而艾莲娜对眼中的那个奈森是只有一个想法,就是要和他来一场尽情的爱欲交配,满足关切的爱和压抑很久的性。于是显得特别主动,反过来按到了那个奈森,坐在他小腹上,让他那根比平时粗壮的硬棒尽可能的深入,尽可能的用力套弄,艾莲娜得到了久违的夫妻行房的满足。

  可苏利文年纪毕竟大了,在酒精作用下他也刺激弥增,被这年轻少妇骑在身上七上八下的猛套,老家伙很快阵阵酸麻痛痒,睾丸里一股膨胀激发,腰背连着性器官一下无以复加的快感把精囊里的一泡热浆全推出了尿道,从根部向上急剧发射了出去…

  「艾莲娜,我爱你…我…爱你…」苏利文此刻也许想到一点不妥,但身体已经拿捏不住,下意识地边射一边说着我爱你,其实是对内射干儿子老婆作出口头上的歉意,潜意识的弥补心虚。

  「好烫,好烫,奈森,我也爱你,爱你的好多好多,我爱你…」艾莲娜似在哭泣着,承受着丈夫硬棒里射出份量不少的精液,她用力地坐在那个奈森身上,屁股尽量下压,让阴道把阳具整根活吞般,目的就是要让它深入,在最深的地方让热情的精浆给她温暖和慰藉。

  感觉到那温热渐退,迷乱中的艾莲娜抬起了屁股,退出了那个奈森的阳具,然后躺倒在侧边,用手套弄那开始软下的硬棒,她还没得到满足,她要丈夫再好好的满足她一次。而那个奈森真的没让她失望,半硬的棒棒很快又精神起来。

  艾莲娜使出混身解数,俯着上身在那个奈森的小腹下对阳具和睾丸吸吮吞啜,刺激得那根肉棒又回复了雄峰硬朗,艾莲娜移过身,躺到了那个奈森的对面舱板上,张开了自己修长白滑的大腿,露出那个流着精浆但欲望洞开的湿穴。

  她呼唤着:「奈森,亲爱的,快过来,狠狠的干我,占有我,请你,来吧,我要你!」

  那个奈森也没拒绝翻身向前扑在了艾莲娜身上与她深情舌吻,艾莲娜调笑着说「奈森,你什么时候留了胡须,刺得我很痒」。

  那个奈森回答说:「不怕,我用下面的胡萝卜…来帮你止痒吧…宝贝!」「噢,好大…好烫!」未等艾莲那再回答,那个奈森抬动屁股一挺一压,艾莲娜又一次觉得丈夫那比平常粗大的硬棒异常的让自己满塞,充实到不行,也幸福的不得了!

  她的确感到很性福,因为那个奈森表现出与往常不同的勇猛和体贴,自己被干得淫水横流,喷薄连连,这个白滑少妇酒醉中抱紧了一个白发老人,体验着强烈的性快感,呻吟呼叫传出了铁皮机舱,随风传到了海上,却没有传到海盗群岛山中的奈森的耳边。

  当奈森在悬崖上艰辛攀附,终于在山头上看见哥哥手电筒亮起的暗号「小处成就大事」满心欢喜时,岛外远方的浅滩旁,老旧的螺旋桨飞机内,艾莲娜在尽情的呻吟叫唤,喜迎趴在身上的苏利文在她阴道深处射精;而苏利文就努力的抽搐着松驰下垂的阴囊给女人阴道泵入第二道浓稠热浆!

  第二天早上,奈森和山姆一起打败一伙海岸线雇佣兵闯进了海盗的殖民地废虚。而那时酒醒后的艾莲娜和苏利文正在机舱里相对无言。终于艾莲娜还是主动开口说对不起,是她喝多了,也让苏利文陪喝过度才发生了这样的事!

  苏利文表达了自己一直的那点爱慕和昨晚自己把持不住的愧疚。情同父女的两人就这样达成了共识,处理了这段不伦性爱。及后艾莲娜上了岛,在新德文的山崖下救起了奈森。这时艾莲娜和真正的丈夫劫后重逢,有着说不出的欢喜。

  奈森向艾莲娜道歉并说出了山姆其实没被大恶人威胁要寻宝抵命。艾莲娜因为两次失身于其它男人,此时心中悔恨比怪罪更多,原谅了奈森对自己的隐瞒。

  于是两夫妻同心协力闯入了海盗大宅又进了魔鬼山下的宝船墓穴,最后四人有惊无险的回到城市里。

  艾莲娜跟黑鬼有染又给苏利文上过的事奈森当然一直不知道了。直到因为疑心妻子买下公司的钱从何来,悄悄夜出跟踪,终于看到了妻子艾莲娜和老板詹姆森的奸情。

  「噢,你这干爹真是…是个大坏蛋!」艾莲娜一声呻吟嗔骂,像责怪又像挑逗,除了刺激得在干屄的老黑人得瑟地咧咀淫笑也让在一旁偷看的奈森从迷茫思索中醒了过来!

  只听艾莲娜继续说到:「你呀…一天到晚…只想用鸡巴塞满干女儿的那里,只想着每一次都不戴套全射光光在人家深处…」奈森耳边似听到了一声雷响,眼前的虽然真真切切的是自己老婆艾莲娜,但给人的谈吐动静却是个陌生的邻家淫妇一般,这究意发生了什么事啊?

  这下在沙发上边扭着黑屁股献着屌技的詹姆森淫笑一声问「就是啊宝贝干女儿,干爹常常把你塞满,还有灌满,你怎么不给干爹…生个胖胖的黑Baby啊?」说完用力一兀,下身的大黑屌又在艾莲娜阴道来一下尽深到底的插弄!

  奈森听了又心中暗骂:该死!

  只听艾莲娜呻吟一下后回詹姆森说:「噢…好深,好带感,我要,继续…干爹你多来几遍,我愿意给你生个胖胖的黑Baby!噢…用劲…好爽…」「宝贝,我也奇怪了,西凯是不是奈森的女儿?」詹姆森边问边用力干着,是在奸淫却有种像问讯的感觉!

  「噢好爽…噢她不是…噢…我的上帝,我不该这么说…原谅我…噢…好舒服啊…我又要升天了!」艾莲娜在疯狂中爆出这么一句听得奈森如触电般整个人麻木了。

  「不是?宝贝你深藏不露啊!快告诉干爹,否则我不动了!」詹姆森这老鬼一听就听出了艾莲娜字里行间的端倪,而且表现的很好奇。可能他不认为艾莲娜除了自己的大黑屌之外还驯服过其它男人的屌下。

  「噢…干爹不要停…我…我…噢…好痒…快动呀!」艾莲娜已欲火高烧欲罢不能,接着就坦白了「卡西,卡西是…是苏利文的种…」奈森一听这话几乎要跳起来,他万万没想到家中那个乖巧的金发小女儿竟然不是自己亲生,而是自己视如父亲的苏利文下的种?

  这像晴天霹雳的打击真把奈森的心击得溃不成军!

  而在沙发上惊奇发现这消息的詹姆森他却晓有兴趣的要追问下去,因为他是个淫人妻女爱好者,听到艾莲娜和苏利文那老头子也有奸情,刺激起他的畸形好奇心,于是一连猛攻几下满足艾莲娜的渴欲,然后问:「荡妇…婊子!苏利文不是把你当女儿…也是当儿媳妇了,怎么也屌上了你,你还跟他生了女儿?」听得出詹姆森语带醋意!

  「噢…不…我…我也不是故意的…咿吖…别慢下来,我要继续…快点…」艾莲娜已被肉欲盖过了理智,只求男人满足下体的性急。

  「快说…不说不屌你…」詹姆森加重了边度也加强了语气。那模样不全是要知道真相,似乎是听着那奸情让他越发满足兽性。

  艾莲娜得到大黑屌的止痒像个得到毒草的吸毒者欢天喜地,边叫爽边「招供」说:「是的好干爹,我没骗你,卡西真的是…我被苏利文干了以后…生下来的…噢…好爽…爽死我了…」

  看着沙发上艾莲娜张着腿露着淫湿的肉洞挨着詹姆森的屌叫爽,并说出了卡西亲生老爸是谁,奈禁是万念俱灰,他望了一眼在被奸淫中爽快得收眉目间淫态毕露,春叫不绝的艾莲娜,那张曾经熟悉的脸,奈森转身悄悄的离开。

  而在办公室沙发上的两人悄然不觉,继续着痛快的性爱交合。在詹姆森黑屌抽插迫供下,艾莲娜说那天被詹姆森奸淫后她去买了事后避孕药,却是在海岛避风一夜,被苏利文两次内射后却没及时服药,待救援奈森和山姆,四人回到城市已经过了两天,后来艾莲娜就发觉自己怀孕了!

  当艾莲那说出这因奸成孕的原由,奈森回到家里。他收准备收拾行李离开这个让他伤透感情的家;而在码头办公室沙发上干着艾莲娜的詹姆森听着海岛机舱里的酒后乱事,兴奋得更加用力地屌干身下的白种人妻。

  当奈森坐上了自己的吉普驶出车库向夜幕中的公路加速驶去时,在码头办公室的沙发上,老黑人詹姆森也正加速着交配动作,接着他又一次把「黑屌巨舰」驶进艾莲娜「港湾深处」开始一轮炮火攻势。

  被老奸夫压在身下挨屌授精的艾莲娜,她在爱欲迷乱中享受着男人对自己的抽插快感,一边想着待会回到家里要和丈夫一同收拾准备,并肩同行开展新的寻宝之旅…但马上就被身上的老色鬼一股股热精的狂轰滥炸爽得高潮迭起…「吖咿…好多…噢…好暖和…舒服死人家了…嗯呀…」被中出的艾莲娜在舒服到极点中昏迷过去!

  「妈的真是痛快,射啦,来吧…给我全灌满…哦…啊…哦…爽!」老黑鬼詹姆森舒服得扭曲面容,听着人妻被干大肚后,一种异样快感让他前所未有的鼓足了气卯足了劲,尽情地将那股激情像按动了机关枪一样,全数扫射在这白种美少妇热暖的肉腔内。

  发射过后,詹姆森满足地伏在艾莲娜胸前,捏着大白奶吸吮着嫣红的乳头,像婴儿饱餐后甜美的睡着了!

  驾车在无人公路上的奈森思前想后,想到曾经共患难的爱人,想到恩深厚重的义父和过去的种种,他觉得没必要把这事情揭穿,他决定远走东方不再相见。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