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魔剑道魔女淫记


  母子初尝云雨情乱伦狂乐赴魔剑话说,黑衣登上魔剑道的宝座,理所当然,妖后母以子贵,进驻魔剑道,同享荣华富贵,起初倒也相安无事,但日子一天天过去,黑衣逐渐暴露风流哥儿的本性,饱暖思淫欲,让人不可思意的是,他觊觎的对象,竟然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妖后。


  说到妖后,自从来到魔剑道后,由于生活上养尊处优,使得她原本艳丽的娇容,更加丰腴动人,玲珑有致的身段,举止间无不散发成熟诱人的韵味,任何男人看了都难免会想入非非,尤其她和黑衣站在一起时,不知情的人谁也想不到她们有母子关系,而是当做她们是对郎才女貌的情侣呢。


  好色的黑衣,打从妖后进入魔剑道的第一天就开始就对她有非分之想了,常常在俩人单独相处时,对他娘说些露骨的言辞,或故意去碰撞她身体的重要部位,乳房和私处,时常把她逗得是脸红心跳,芳心乱撞。要知道,妖后正值狼虎之年,她也有生理需要,有好几次她几乎控制不住自己,想拥抱黑衣共赴巫山云雨,但理智告诉她,不可以这样做,那是道德所不允许的,尽管如此,狡猾的黑衣早已从母亲的表情中知道,他娘已经有些动情,只要假以时日,这块鲜美的肥肉终究会被他所掌握。


  那日,天气燥热,妖后刚刚练完功,正巧黑衣到来,见母亲香汗淋漓,胸前的乳房随着呼吸起伏,由于她穿着薄纱,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硕大浑圆的胸型,若以现在的尺度来量,至少有36寸F罩杯吧!「哇……」黑衣吞了一下口水,两眼死盯他XX的胸部,眼珠子差点打结,「黑衣……凡儿……」妖后见儿子失了魂似的呆在面前,一时间还不知道发生何事,定眼一瞧,才发觉黑衣的目光原来是落在她的……顿时羞红了脸,连忙转身披上件外衣。


  黑衣这才晓得失态,叫了声「娘……」,鸡巴却已勃起不知道如何是好。


  母子二人互相凝视,不发一语,妖后为避免尴尬,首先打破沉寂:「黑衣……找娘有事吗……」她脸泛桃红,更增添妩媚气质。


  「喔……没……没事,孩儿只是要向您请安……」


  「嗯……」她回了一声,继续低下头。


  「娘,天气这么热,您练功很辛苦吧……」黑衣靠近母亲身体,轻轻在她耳边说。


  「还……还好啦……」


  「娘千万别累坏身子……」他故意用肉棒贴住妖后的肥臀,「孩儿会担心的……」


  妖后被儿子的大鸡巴顶住屁股,好像被电击一般,娇躯微微一颤,本能想摆脱这根害人的玩意儿,无奈黑衣即时将她搂住,令她进退不得,原本要避开而扭动的大肥臀,此时却结结时时的和儿子的肉棒作紧密接触,虽然隔着衣物,但还是可以感觉鸡巴的馀温以及它正在迅速暴胀。「黑衣……别这样……娘好……好难受……」


  黑衣岂能放弃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当下搂得更紧,让大鸡巴尽情享受母亲玉臀的磨擦。妖后这下急了,大肉棒顶的她快崩溃,欲火开始在心头绽放,她知道她快支持不住了,小穴已经微微渗出淫水,她勉强转过身,企图让肥臀逃离儿子的肆虐,结果,她办到了,只不知她是否没想到,这一转却是更遭,因为她正和黑衣面对面,当然,刚刚顶在她屁股的那根鸡巴,这会儿不偏不倚的刚好落在她的阴户上。「嗯……嗯……」她的喉咙不听使唤发出动人的呻吟,「黑……黑……衣……我们……不可以……我是你……你娘啊……」虽是这么说,下体却没有闲着,扭腰摆臀,胸前的大奶子也不断磨着儿子的胸膛。


  黑衣见状,哪里忍的住,低头在母亲姣美的粉脸上狂吻,用舌尖顶开妖后的性感双唇,起先还有些矜持,后来主动伸出香舌勾住儿子舌头,吸吮彼此的琼浆玉液。「是时候了……」事不疑迟的黑衣立刻将手移到母亲胸前,动手欲脱下她的上衣。「不……不行……」妖后宛若梦中惊醒,「啪!……」一巴掌打在黑衣的俊脸,留下清晰的五个指痕。


  这下俩人都愣住了,特别是黑衣,明明母亲已经动了情,为什么确有这般反应。


  「娘……」


  「……」


  「是孩儿不对……我该死……」黑衣猛力掴自己耳光,看来他似乎想演苦肉计,煮熟的鸭子岂可让她轻易飞走。


  「别打了,孩子……」这招果然奏效,「其实……其实娘也有错……」


  「不……我禽兽不如……我竟然……」黑衣作势又要打下,被她拦了下来。


  「黑衣……不要这样……娘会心疼……」说完抱紧黑衣,痛哭失声。「孩儿。


  ……我俩是母子,如果我们……是乱伦,要是被别人知道的话,不但你魔剑道之主地位难保,我们母子也将被世人所不容……知道吗……」她深深叹了口气。


  「还好没有酿成大错……」哀怨的眼眸再度泛起泪水,教人看了心生怜惜。


  「孩儿了解……」原来母亲尚有顾忌,这也难怪,她自幼受传统礼仪的薰陶,要抛开道德之心也非一时之易,只是刚才差点就成事了,有点可惜。


  「对了,娘……」黑衣心生一计,「看娘已经累的满身是汗,刚好孩儿有一帖草药,可以去除疲劳,不如您先洗个澡舒服舒服!」


  「嗯,也好……」妖后不疑他有,跟他而去。进到浴室门内,她见黑衣并没有离开的意思,笑道:「黑衣,娘要洗澡了,你还不出去……」


  「我要陪娘一起洗!」


  「说甚么傻话,那有男女一起洗的……」


  「有甚么关系,我小时后还不都和娘洗澡……」


  「小时候是小时后,现在你是大人了……而且……」妖后话未说完,惊叫一声,「唉呀……你怎么把衣服脱光……」


  「洗澡当然要脱啰……」三两下扒个光溜溜,站在母亲面前。


  妖后看着眼前的黑衣,健壮的胸膛,早已不是小时候的样子,虎背熊腰,配上俊美的脸庞,胯下的鸡巴,尚未完全勃起,就已将近五寸多,乖乖!不知道它究竟可以多大,想到此,芳心不觉一荡,淫水湿了亵裤一大片,但仍旧要保留做母亲的尊严,「丑死了……快穿上衣裤……不然娘可要生气了……」媚眼却紧盯他的大屌,心头小鹿乱撞。


  「亲娘啊,孩儿真的搞不懂,那有人洗澡穿衣服的,倒是您别浪费时间了,快快把衣物脱了过来洗吧……」黑衣催促着,他迫不及待想和母亲来个鸳鸯戏水。


  「脱衣服?……」她已经迷迷糊糊了,手脚开始不听使唤,动手褪下身上衣裤……一件一件,脱到最后只剩下肚兜及库内裤,内裤上头还有些水渍,隐约看到阴户轮廓。「娘,别慢吞吞的,把内衣裤全部脱掉,快……」


  「不要……黑衣……娘会不好意思……」妖后欲语还休,粉脸涨红,逗的黑衣心痒痒的。「你先答应我,娘身体可以给你看,但不可以对娘乱来……」


  「好,好……我保证绝对不会乱来……」


  「嗯!……」妖后这才缓缓解下肚兜,然后弯脱去仅存的亵裤,没多久,一幅裸女雕像活生生的呈现在黑衣眼前,「哇!杰作……简直是维纳斯女神的化身……」但见她肤如凝脂,一对勾人媚眼,脸带桃花,樱唇微张,胴体丰腴,傲人的乳房,中间一条深深的乳沟,粉红色的乳晕,犹如少女般,核桃大小奶头点缀其上,让人想咬它一口;小腹光滑平坦,并没有因为生育而多出一条细纹;阴毛乌黑浓密,呈倒三角形,有些还因沾了淫水而闪闪发亮,服贴于小腹,又肥又大的鲜红色阴唇,一条细长的肉缝,浪水涓涓而流,见这活色生香的美人儿,黑衣早就忘记跟前之人乃是他亲娘,大鸡巴胀到最极限,恨不得马上干她一炮解馋。


  妖后见亲生儿子因为对她的裸体而产生的生理变化,当下羞红了脸,不禁低头不语,再看到她下体淫靡的景象,不仅男人会动情,连她也陶醉其中,上天将女人的优点完全集中在她身上。


  「娘,你好美……」黑衣赶紧过来搀扶母亲,一手搭在她香肩,一手扶在她雪白粉臀,牵她慢慢走向浴池坐下。「娘,你先帮孩儿擦背……」


  「真是不害臊,都那么大的人了,还……」妖后不好意思动手,黑衣一手抓紧她的玉手,往他身体搓,搓啊搓的,然后把母亲的手拿到自己的肉棒上,「啊!……」她被儿子火红的大鸡巴烫的缩回了手,黑衣再次抓过她的手,并要母亲握住它。她音被抓的紧,不得已,只得握住儿子的大屌,阵阵馀温藉由手掌心传递到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嗯……嗯……」娇躯不再镇静,握紧儿子的鸡巴套弄起来。


  「喔……舒服……」黑衣闭上双眼,沉醉被母亲手淫的滋味。


  「乖儿,娘的手好酸……」


  「喔,是吗,那换孩儿帮您洗……」也不管母亲愿不愿意,就在她光滑的背脊上又摸又捏,黑衣乃是个中高手,没两下,妖后整个娇躯便躺在儿子胸膛,任由他肆意抚摸自己一身雪白浪肉。


  此时黑衣坐在母亲身后,伸出两手分别握住她的两颗颗大奶,时姆指轻薄的玩弄两粒乳头,头乳瞬间硬挺,「啊……坏孩子……揉的娘的心……都……溶化了……快住……住手……」妖后被黑衣弄得浑身不舒适,骚屄的淫水汨汨而流。「嗯……你说……不会对……娘……娘乱来的……怎么……怎样……」


  黑衣见母亲八成已被他逗的欲火焚身,只要再加把劲,要肏她并非难事,于是腾出一只手,伸到她下体,两指揉搓阴核,一时间,她骚水大放,如洪水般倾泻而出,只是在水中感觉不出罢了,「喔……黑衣……不可以……弄娘……那个地方……嗯……娘要……要……」她美目翻白,粉腿交相磨擦,黑衣知道这是女人高潮的前兆,放下玩弄乳房的另只手,撑开母亲两片鲜红色阴唇,把两根手指并拢,插入她的肉洞来回抽送,乐的妖后放声浪叫:「啊……啊……


  娘丢……丢了……」


  妖后练有缩阴神功,又很少被人骑,因而骚屄无时无刻均保持如少女一般紧密,每当黑衣的手指头插入她小穴时,两片阴唇便紧紧将手指包裹住,往里面紧塞,好像要将手指吸入似的。


  「娘,您下面好厉害,好像要将孩儿的手吃了呢……」


  「嗯……都是……你害的……还敢取笑娘……快……乖孩子……听娘的话……把手……手拿出来……娘……难受死了……不要再……欺负娘……快……」妖后羞的无地自容,但儿子的手仍旧在她小穴插送,让她好不自在,只好硬着头皮求他。


  「要我放过你可以,但是你要答应一个条件……」


  「好……好……娘都答应你……快把手……拿出来……喔……娘又……又……要来了……」她的骚屄被挖的死去活来,事到如今,只能任由他了。


  「我要看你的小浪穴……」他在母亲耳际轻声道。


  「不行……」妖后面红耳赤,「看了之后你一定会想……」她说不下去了。


  「既然这样……嘿嘿……」他奸笑一声,继续玩弄她的下体。


  「啊……好……娘答应你……就是……」听到妖后答应,黑衣这才松手,由于刚刚泄了两次身,因此娇躯软棉棉的,一会儿功夫她才回神,想到要把下体暴露给儿子观赏,她不禁涨红双颊,犹豫是否该履行诺言。


  「娘,快让孩儿好好欣赏你的小穴吧……你可不能反悔喔……」


  「哼……坏孩子……要看就看吧……」她将骚屄移近儿子脸上,让他看的清楚。


  黑衣仔细的观赏母亲成熟动人的浪穴,又黑又密的阴毛,覆盖了整个阴户,阴唇紧闭,几滴淫液从洞口滑出,沿着大腿内侧顺沿而下,黑衣兴起,用舌尖对着母亲流出的骚水舔食起来,「嗯……啊……你怎么……用舌头……舔娘的……小穴……嗯……别这样……黑衣……你又……又对娘……乱来……」


  「我不管那么多了……我要你用手把阴唇掰开,我想吃娘的淫水……」


  「不……我不要……羞死娘了……」听儿子这种过份的要求,妖后真想找个地洞钻进去,「你放了娘吧……」


  禁不住黑衣软硬兼施的请求,妖后屈服了,只是这是她除了过世的丈夫诸天以外,第一次将裸露的下体给别的男人看,而这个男人又是她的亲儿子,虽然很腼腆,她还是依照黑衣要求,用两指撑开她的阴唇,让儿子品嚐她久旷的骚屄。「嗯……好吃……一点点腥臊味……」黑衣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又吸又吮,忙的不可开交。


  「乖儿子……你整死娘了……娘的……小穴好……舒服……娘要泄……泄了……」她拼命掰开两片肥厚阴唇,好让儿子的舌尖能伸入花心深处。


  妖后泄了一次又一次,黑衣则是一滴不剩的吞下肚中,一点也不浪费。时机成熟,黑衣赶紧将母亲四肢着地,翘起大肥臀,鸡巴已经胀至极限,非经一番抽插难消满身欲火,他把母亲流出的浪水抹些许于龟头,用大鸡巴在她丰润的臀沟磨擦,妖后缓缓回过双眸,娇媚问道:「乖儿,你想干嘛……」


  黑衣将大屌对准母亲的浪穴,「我要肏你……」就在他要干妖后的时候,妖后立即起身抱住了他。


  「孩子……娘虽然也须要,但我俩终究不能干这档子事,要知道,我是你母亲,是有血缘关系的母子,这样做是乱伦的行为……应该适可而止,以免患了无法弥补之错……」


  「娘,只要我俩不说,又有谁知道呢……何况您的小穴被我吃过,奶子也被我玩过……」


  「但是……但是……」


  「孩儿现在正在兴头,目前也只有一人可以解决儿子的饥渴……再说,娘已经很久未体验男女之事了,刚刚你虽爽过数次,但并未真正尝到我的大鸡巴……


  ……难道娘忍受得了吗……」


  「……」她被黑衣说的话打动了心,一时哑口无言,尤其是他最后那句话,她忍受的住吗?


  「既然娘的身体已经被我看光了,让我干一次又有何妨呢……」


  「去你的,油嘴滑舌……」妖后给儿子一个白眼,算是同意让他肏,乐的黑衣趋前把她搂在怀中,两个光溜溜的肉虫,决定抛开世俗伦理,供赴云雨之欢,这一拥抱,将她们的欲望点燃了,如果没有大干一场,欲火会吞食她们。


  于是黑衣再将母亲挪成刚才姿势,他特别锺情动物性交方式,只见他把肉棒握在手中,在母亲肥翘的臀肉拍击,发出啪啪轻脆的肉声,妖后顿时肥臀乱颤,黑衣并不想这么快插进去,他决定要好好的整整她,于是将鸡巴延着母亲臀沟,慢慢滑倒两片阴唇,让大龟头在阴蒂上磨,再移至肥嫩的屁股,来回数次,妖后那禁得起这般挑逗,痒得淫水直流,肥臀狂摆,口中不断浪叫:「亲。


  ……亲儿子……乖肉……别折腾娘……快把大……鸡巴……嗯……放到娘……里面……」


  「喔……宝贝……娘忍不住了……里面……痒死了……你就行行好……


  给娘狠狠……的肏一下吧……」大屁股左摇又晃,乞求儿子不要再作弄她。


  黑衣看母亲浪成这付模样,心想如果再不行动,娘肯定会恨死他的,急忙用手分开她的阴唇,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屌,用力刺入母亲欠干的小穴之中。


  「啊……好账……」妖后娇咛一声,黑衣的大鸡巴应声落入她的小肥穴里,「嗯……好舒服……终于……终于插进来了……小心肝……娘小穴好……好痒……现在用娘……生给你的鸡巴……狠狠……肏娘吧……」也许被欲念冲昏头,她有些不信,那么淫秽的话自竟然会从她嘴巴说出。


  「我的美亲娘……你的小穴好紧……干起来真爽啊……又湿又暖……


  ……简直是人间极品……」他虽然肏过不少美女,但还是第一次肏过这等尤物,穴紧不说,又有闭月羞花之貌,沉鱼落雁之姿,加上她乃自己亲生母亲,多了一份乱伦的刺激,以前竟白白浪费,真是暴殄天物。


  「那就……尽管干吧……娘的身体都……给你了……喔……这下顶到……


  ……人家的花心了……大鸡巴的……亲儿子……嗯……用力一点……对……就是这样……喔……嗯……」荡人的呻吟不断从妖后的性感丰唇发出,在寂静的午后显得特别扣人心弦。


  「啊……会肏穴的……乖孩子……你干的娘……飞上天了……娘的好儿子……小情人……娘的心都……酥麻了……大鸡巴顶……顶到娘的……子宫口。


  ……你的鸡巴……实在太……太大了……」她被肏的扭腰摆臀,花枝乱颤,肥臀不庭的往后挺,胸前的巨乳,因为身体的扭动也随之摇晃,忽左忽又右,又上又下,黑衣赶紧伸出手将它们握住,一手一颗,但母亲的奶子着实太大,不能盈盈而握,只能勉强压着她的圣母峰作圆周运动。


  「亲娘……亲妹妹……你的浪穴吸的我好舒服……以后我要天天干你这个骚穴……肏你这个浪货……我的小肥穴亲太太……」


  「嗯……好……娘的小穴……只给……亲儿子插……娘的浪穴……永远都是……你的……大鸡巴的……亲丈夫……喔……喔……娘要被乖……儿子肏……肏死了……要……要丢了……」


  「别……慢吞吞的……给娘来几下狠的……娘要来了……嗯……啊……这下太……过瘾了……快……再用力……娘小穴生出来……大鸡巴亲儿子……不行了……娘泄了……」一阵狂风暴雨中,她泄身了。


  黑衣抱起高潮后的母亲,见她粉面翻红,媚眼如丝,香汗淋漓,暗自庆幸母亲已被自己征服,他要趁胜追击,不让她有反击馀地,此时肉棒仍然插在魔魁之女的骚穴里,他将母亲转过身体,要她坐在他身上,黑衣两手扶在母亲腰际,适意她上下套动,「娘,快动啊……」


  妖后有些难为情,也惊讶他竟懂这般多性爱花招,所以经黑衣一催促,她立刻放下身段迎合,谁叫她如此爱他呢。


  「啊……嗯……小亲亲……喔……到……到底了……」妖后顾不得羞耻,肥臀落雨似的大起大落,她屁股落下同时,黑衣便奋力往上一顶,再扶住母亲的柳腰急旋,时间掌握的恰到好处,真是一对淫乱母子!


  「娘这几年……白活了……竟然不知道……肏穴有……还有这么多玩法……


  ……会插穴的……好儿子……娘一个人的乖肉……」她一下落的比一下重,又快又急,只望胯下的骚屄能与儿子的鸡巴作更紧密的结合。


  黑衣被母亲胸脯这双大肥奶晃的眼花撩乱,张口含住一颗大奶头,含吮舔咬,吃完左边再换右边,在母亲雪嫩的玉乳留下深深齿痕。


  「啊!坏孩子……咬轻点……娘会痛啊……喔……要死了……叫你轻点……你还咬……那么重……娘的乳头……要命的冤家……」


  「谁叫你的乳房长得又嫩又肥,让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一口……」说完又用力咬下。


  「嗯……别光吃娘的……乳房……娘骚屄又……又发浪了……好像又要来了……嗯……对……用力……快……」淫水如同黄河溃决,延着她的大腿流到俩人的结合处。


  「美肉亲娘……孩儿也要来了……你的浪穴再多夹几下……啊……」


  妖后了解黑衣已至射精边缘,为了让彼此同时达到高潮,她勉力作最后冲刺,大肥臀扭的犹如装上马达一般,香舌和儿子相互吸吮,张开双臂紧搂爱儿,嘴里放声浪叫:「大鸡巴的……亲儿子……抱紧娘……我们母子……


  一起……泄……泄……」第二个泄字未说玩,黑衣滚烫的精液已全数注入她的子宫,她被烫的全身抖动,穴口一阵收缩,也再次泄身,母子同登太极仙境。


  「娘……你好美……好浪……」


  「嗯……讨厌……」妖后靠在儿子胸膛,回味他方才与她颠龙倒凤的快感。


  「舒服吗……」


  「嗯!」俩人亲密的拥吻,状似久别重逢的情侣。


  母子俩人身体上沾满淫水,于是再度进入池中物彻底清理一番,由于她们已经有过肌肤之亲,于是便不再顾忌,大胆的为对方清洗身体的每个部位,梳洗完毕之外,她们也不穿上衣服,黑衣抱起一丝不挂的母亲,边走边吻的来到母亲的卧房。他仔细打量母亲的裸体,暗想自己真是太幸运了,竟能玩到这等绝色佳人,尽管这是乱伦,但相信普天之下的男人,没有一个不会被她妖艳的脸庞,凹凸有致的身段所吸引,他为自己不齿的行为辩解。


  「黑衣……你看甚么呀……」妖后有如银铃脆耳般的销魂声,勾回了黑衣出窍的灵魂,胯下的鸡巴又蠢蠢欲动,迅速和母亲成69姿势,将头移到她的骚屄,自己硬翘的肉棒则抵在母亲的嘴角。


  黑衣如同品味一件稀世宝物般,轻轻抚摸母亲的阴户:乌黑亮丽的阴毛,有些卷曲,覆盖了整个小穴,拨开纷乱的杂草,出现一条细长的沟缝,顶端一粒花生米大的阴蒂,闪闪发亮,黑衣用舌头一舔,妖后娇躯颤了一下,他觉得好玩,连续舔了数次,母亲浑身乱颤,「黑衣……不可以玩那粒……东西……娘会……会……」淫水已不经忍不住流出来了,用手摸,黏黏滑滑,黑衣马上用嘴嘴将之吸食乾净。


  「娘,这是甚么,怎么孩儿一摸您就出水,真敏感啊……」他明知顾问。


  「嗯……不要摸……那是……那是……」妖后羞的说不出口。


  「是甚么啊,您不说我怎么知道呢……」说完又用手指捏揉。


  「坏……坏孩子……非要娘说出……那种话……啊……娘说……是……


  ……是阴蒂……」妖后羞的急忙闭上美目,省的尴尬。


  「喔……原来叫阴蒂……」玩过花生米,黑衣又掰开母亲鲜红色的阴唇,「娘,您这两片又是甚么啊……」


  「……」


  「娘……不说是吗……」


  「好……好……娘说……那是……那是……阴唇……唉呀……羞死娘了……」


  黑衣见母亲娇羞的模样,煞是可爱!随即把她修长粉腿张成大字型,在她肥嫩的骚穴吸吮起来,有时还用牙齿,轻括里面的嫩肉。


  「宝贝……你要娘的命了……喔……住手……娘要被你……整死了。……」


  黑衣那肯停手,觉得嘴巴好像不够,在将手指插进妖后的骚洞,进进出出不停抽插。「舒服吗,亲娘……」


  「舒服个头!啊……别再挖了……快……快把手……拿出来……」她的浪穴被儿子挖的骚痒难耐,语不成声的求饶。


  「真奇怪……娘您这个小洞连孩儿的大鸡巴都容的下,为什么却被我的手指弄得哇哇大叫呢……」


  妖后了解了,黑衣今天非得将她弄得死去活来方肯罢休,想到此,她心一横,决定反击,抓起儿子的鸡巴往樱桃小嘴塞,吞吐吸吮之后,再用玉手搓揉,或放在粉脸磨擦,「喔……亲娘……您上路啰……」


  「呜……」大屌塞满她的嘴巴,只能支吾其词。


  母子俩人互相口交约半个时辰,生理所能承受的欲念已至爆发,妖后先吐出嘴里的鸡巴,「乖儿子……娘受不了了……娘要你的……大鸡巴……替娘……止……止痒……」


  「娘,你的鸡迈忍不住了吗……」黑衣放下嘴边工作问道。


  「甚么鸡……鸡……难听死了……」她听儿子把性器官说的这么粗俗,粉脸红了起来。


  「娘,你不说鸡迈,我就不要用懒教替你止痒喔……」


  「越说越不像话了……叫娘如何说的出口……」


  「娘,这里只有我们母子,您应该放开道德束缚,这样玩的才会快乐……」


  「……」


  「你不说,我就不要插穴了喔……」


  「不……不要……娘说……」妖后在黑衣耳际轻声道:「凡儿……


  娘……娘的鸡……鸡迈很痒……娘……须要儿子的大……大懒教来……干娘……


  ……嗯……羞……羞死了……坏孩子……一定要娘……说这种话……你就会。欺负娘……」


  「哈哈……这样就对了……让我用这根大懒教来插娘欠人干的鸡迈啰……」


  黑衣迅速将母亲扑倒在下,把她那双粉腿搭在他肩上,让她阴户特别突出,鸡巴对准母亲湿淋淋的浪穴,上马就是一阵猛刺。


  「唉呀……小鬼头……怎么这样……你是想……奸死娘……是吗……


  ……喔……娘的……鸡……会被你……搞烂了……」妖后被儿子这番疯狂的肏干魂儿几乎飞上天,「鸡迈」两字差点说溜了嘴。


  「哎,娘还真难伺服,孩儿只是依照您的要求帮您止痒,您还怪起我来……」


  「我是……叫你干……没错……但你这种……玩法……根本就是……要娘的命……喔……轻点……」


  「嗯……对娘温柔……一些……娘的小……心肝……喔……你的大龟头……


  ……又……又……娘要……」淫水像泄洪一般滚滚流出,弄湿了床上一大片。


  「娘,你看,你下面的小肥穴正在吞噬我的大鸡巴呢……」妖后的浪穴骚水绵绵不绝涌出,湿暖的程度使得黑衣得有如泡在水乡泽国,大鸡巴能畅行无阻,每一下都轻易的抵到她的子宫,当他往外抽时,里面粉红色的嫩肉便硬生生被翻了出来,妖后看到这般淫秽的景象,粉脸羞的像熟透的红柿子,暗骂她竟会和儿子发生性关系,但随之而来,却又带给她莫名快感,或许是乱伦给她的兴奋吧。


  「喔……我是淫乱……的母亲……我正在和……亲生儿子……干穴……啊……黑衣……你真的太……太厉害了……娘的鸡……鸡迈愿意……被你肏……


  ……快……快……乖儿子……用娘生给你……这根大懒……懒教……干娘……娘的鸡迈……只给……亲儿子干……」此时的她已经抛开为人母亲的尊严,而是一名久旷的荡妇。


  「我的美亲娘……你的鸡迈好紧……又湿又暖,肏起来真妙啊……」


  「嗯……好儿子……你尽量……肏吧……就算把娘的……鸡迈……


  干穿也……无所谓……喔……娘骨头都……酥了……娘要……要死了……」


  她娇躯一颤,舒服的泄了身。


  「乖儿……你抬的娘的腿……酸死了……啊……娘不行了……让娘……


  ……休息一会儿……」妖后被干的毫无招架之力,因此提出缓兵之计。


  黑衣岂是省油的灯,那会这么容易放过她,只见他放下母亲跨在他肩上的修长粉腿,让她夹在他腰际,手可没闲着,不断玩弄母亲硕大的乳房及乳头,左搓又揉,搓的这对豪乳几乎变形,下身死命往前挺,好像真要把她的小穴干穿似的。


  「肏死你这个骚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发浪……」黑衣早已忘记胯下之人乃是他母亲,拼了命猛干。


  「啊……嗯……娘不敢了……娘快被你……整死了……你就饶了我吧……」


  「喔……会干穴的……亲丈夫……娘今天一定会……死在你这根……大鸡巴手上……啊……就算这样……也是种美事……不好……娘又……唉……又泄……泄了……」


  黑衣的龟头被妖后的淫液淋的阵阵酥麻,大鸡巴更是大起大落,次次到底,并在里面旋磨,干的母亲又是呼天抢地的放声浪叫。


  「大鸡巴的……亲儿子……娘不行了……你真的想……奸死我吗……娘的骚屄都要……被你捣烂了……把娘奸死你以后……就没得玩了……」


  「不成啊……孩儿还没有爽呢!……」


  「黑衣……听娘说……你先把鸡巴……拿出来……让娘帮你含一含……不然娘就……活不成了……」


  「嗯,好吧……」黑衣看母亲已然招架不住,只得心不甘情不愿的拔出,放至母亲面前。


  妖后握住儿子的鸡巴,在她粉脸轻轻滑动,样子真是骚到极点,忽然轻启玉唇,将整根六寸多的肉棒吞进樱桃小嘴,一吸一吐,有时还用牙齿轻咬龟头棱沟,玉手抚慰睾丸,「嗯……好吃……」


  黑衣的大屌被母亲的小嘴含的飘飘欲仙,双手扶住她的头,竟然将母亲的嘴当作小穴似的,狠命往里面顶,好几次顶到她的喉咙,差点让她喘不过气。


  含吮些许时间,黑衣仍未有射精迹象,急煞了妖后,「儿啊……娘含了这么久,嘴唇都麻了,你就快快了事,射给亲娘吧……」


  「亲妹妹……亲太太……我也没有办法啊……」又将肉棒插进母亲的嘴里。


  「呜……喔……」她吐出口中的鸡巴,「这该怎么办……」


  俩人无计可施,相对无言,他抬头见母亲那对傲人的大乳房,似乎想到妙计。


  「娘,不如这样吧,」黑衣玩弄母亲的豪奶,「让孩儿来肏您胸前这双大奶子……」


  「这怎可以……」妖后急忙双手掩胸,「那有人连乳房也要干的……」


  「这你就不懂了,你奶子够大,乳沟也深,不拿来肏太可惜了……」


  「越说越不像话!娘的乳房又没有洞,这……办的成吗……」


  「这点你不用担心,只要照着我说的话做就行了……」


  「唉……真是造孽……事到如今,娘……娘全依你了……」于是,黑衣叫母亲躺卧在床,把鸡巴插入她的乳沟,并叫母亲用手将大奶往中间挤,如此一来,大鸡巴便被这对巨奶包裹在内。


  「娘,你看,这不就成了……」肉棒因沾满妖后的琼浆玉液,所以在光滑粉嫩的乳沟抽插丝毫不觉费力,畅行无阻,稍稍使力,就滑至她的樱唇,魔魁之女也很识趣,当鸡巴顶到她小口,她便张开嘴唇把它含入,不让它有所空闲。


  「喔……爽啊……你的乳房又嫩又白,肏起来的感觉真是过瘾啊……」


  黑衣被母亲的巨乳夹的不亦乐乎,他以前也玩过乳交,但从来没有肏过奶子这般大,并且还能顺便帮他口交的女人,真是三生有幸,能干到这人间尤物。


  「哼!你还说呢,要不是你花样特别多,想的出来这羞人的招式……」说完将双乳用力一缩,将包在里头的鸡巴揉搓挤压,当然,必须要有一对大乳房的女性才能办到,「看娘怎么整你……」她嘴乳并用,纵使身经百战的黑衣也难以招架,精门一松,没多久便听他喊道:「娘……孩儿要……射……射给……亲娘了……」


  妖后将樱唇张至最极限,准备迎接儿子乱伦的精液,但他射出来的量实在太多了,使她来不及将之全部吞下腹中,任由滚热的液体喷洒于她的头发,脸庞以及她白晰无暇的胸部。


  「满意吗……娘小穴生出来的亲儿子……」她缓缓舔去嘴角精液,风骚淫媚的问道。


  「我太满意了……小肥穴的亲太太……」黑衣把鸡巴抵在母亲嘴边,魔魁之女顺从的用口为儿子清理残馀秽物,两人都已疲惫,光着身子搂抱一同进入梦乡。


  片刻后,妖后先醒,望着儿子的鸡巴,虽然已射了两次,却依然雄伟挺拔,屹立不摇,她忍不住伸出玉手轻盈抚慰,黑衣被母亲这一摸,也幽幽醒来,「娘。


  ……你又想要了吗……」说着便是一阵亲密爱吻。


  「黑衣……我已经是你的人,全身上下都让你给玩了……你千万不要辜负娘啊……」她小鸟依人的靠在儿子胸膛。


  「放心吧,亲娘……孩儿绝对会好好待你……」他把母亲的大奶子捧在手心,「像娘这等浪货,全身都是宝,连乳房也可以干……我怎么舍得放弃呢……」


  「你这小鬼头!越说越难听……」她双手握拳,作势捶打他,却被黑衣一把抱住,马上又点燃滔天欲火,母子再次疯狂做爱。


  纸终究包不住火,母子乱伦的风流韵事很快传遍魔剑道,但众人敢怒而不敢言,一来怕被她们母子以欲加之罪杀人灭口,另一方面也觊觎妖后的姿色,期盼有朝一日能一亲芳泽,尤其一双虎视眈眈的眼睛─白衣剑少,和黑衣虽以兄弟相称,但和黑衣一样,都是喝妖后的奶水长大,妖后也早收他为乾儿子,只是在他内心,却是无时无刻想尽办法要怎样才能上了这美艳的乾娘呢!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