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去美国发春
我是春涵,大学二年级我拿到了去美国大学留学的资格,于是那年暑假我就动身前往美国,并在黑人区的小巷内找到了便宜的公寓房间。

  “嗯……哼……”

  美国炎热的午后,在开着冷气的老旧公寓房间中,我全裸躺在铺着水床垫的双人床上,修长美腿紧紧夹着,白皙浑圆的乳肉依然保持耸立,肌肤微微渗出香汗,粉嫩艳红的小嘴发出呻吟,双手伸进穿着丁字裤的私处爱抚挖弄。

  被彻底开发的淫荡肉体不时因为小高潮而僵直颤抖,但是却没办法满足搔痒空虚的肉壶。

  “嗯……啊……”

  “啊……嗯嗯……”纤细手指爱抚着我那空虚已久且流满淫水的肉壶,没多久我再次到达无法满足的高潮,接着我因为整日的淫乐而陷入睡眠。

  当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了,脱掉沾满淫水的丁字裤,走进房间中以透明玻璃围起来的浴室。

  我开始冲洗满身是汗的敏感身体,并伸手拿起放在一旁的沐浴乳。虽然我并不是很想用,可是也别无选择。

  出国前死党们帮忙准备的沐浴乳与洗发精通通含有春药成分,虽然药效不强,但是在无法排解性欲的现在却能发挥极大的作用。

  我来到这里已经过了一个礼拜,办好转学手续之后性欲一直没有发泄,平常闲来无事的爱抚与春药沐浴乳让我的性欲持续高涨。

  另一点就是这栋五楼公寓只有我一个女孩子,其他住户不多但都是男性而且还是黑人。有时候偶尔出门与黑人擦身而过的时候,我都会想起在国内每天被奸淫的日子,穿着也不自觉地越来越曝露。

  前天去顶楼晒衣服的时候,我居然穿T-BACK比基尼与高跟凉鞋上去,而且那边还有四五名黑人在做日光浴,我就在他们面前近乎裸体地晒着我的性感衣物。

  我还能听到他们评论我的性感身材,以及他们对我的性幻想,他们甚至掏出勃起的粗大肉棒当场打起手枪,甚至还有一个特别精壮的黑人走到我旁边看着我打。

  我晒完衣服就赶紧离开,但是他们粗大肉棒的模样却深深地烙印在脑中。

  “嗯……哼……”冲洗掉沐浴乳的泡沫后,身体变得更加敏感,肉壶的搔痒与空虚更是强烈,同时也觉得有点饿,这才想起我根本没有吃晚餐。

  我随便套上一件连身短裙与绑带丁字裤、穿上细跟凉鞋,带着钱包就离开房间去超商买吃的。

  一走出门我才发现这件连身短裙薄得跟性感睡衣差不多,远远看还没有问题,一旦拉近距离就可以将衣服底下的裸体美姿尽收眼底。

  我咬了咬下唇,决定就这样去买消夜吃。或许是因为春药导致发情的关系,我变得大胆了,再说这个时间也不会有多少人在外面活动,说不定我运气好只要面对店员而已呢。

  房间在四楼,而整栋公寓除了只能勉强容纳四个人的电梯之外就只剩下阴暗的楼梯,我决定选择搭电梯。

  电梯移动得很慢,每当下到一个楼层时,我的心跳就会加快,要是有黑人在这时进来看到我这个模样,我肯定逃不掉的。

  不过到一楼时都没有人进来,或许是春药发作的关系,我居然觉得可惜。

  因为春药沐浴乳彻底浸透肉体的关系,开始感到身体发烫、全身酥麻香汗淋漓,肉壶搔痒不停,修长的双腿流满了淫水。

  衣服紧贴着肌肤让身体曲线完美呈现,两颗挺立的乳头更是显而易见。快走到便利商店时,我才注意到本来就短的裙?已经缩到翘臀上方,整个下半身都裸露出来。

  我决定不将裙?恢复原状,就这样走进接近大街的便利商店。这里的便利商店不算大,大概就是大一点的杂货店程度。

  在大门旁边柜台打瞌睡的年轻黑人店员听到门铃声醒来,本来向我打招呼,但是却因为看到我近乎裸体的淫乱美姿而呆住。

  我就站在原地让他彻底视奸,不时假装在找商品而转身,好让他可以将我的裸体彻底烙印在脑海中。

  ‘咳……抱歉?’我往前一步将自己贴近柜台,以英语向店员搭话。我的声音是大家公认的好听,这让年轻的黑人店员回过神来。他看起来大概才十五、六岁。

  ‘请问你们有卖什么适合晚上吃的吗?’

  他朝店内深处比了一个方向,我就朝那边走过去。走到店内最深处的一排架子,架上摆得都是一些轻食饼干,只能解解嘴馋的食品。

  随手拿了几包饼干,我走回柜台结帐。

  店员开始结帐,但是速度明显放慢,而且视线完全钉在我的身上不放。这时全身香汗淋漓的我做了一个最大胆的决定。

  我脱下紧贴着身体曲线如同性感睡衣的连身短裙,将爬满汗水的雪白肉体曝露在空气与店员的视线中。

  我听到店员吞了一大口口水的哽咽声,手上的动作完全停了下来,双眼发直地盯着我看。我知道这样做很危险,但是这样做让我心跳开始加快。

  身上只剩下一件丁字裤与高跟凉鞋,要是他想对我做什么,我是绝对跑不掉的,但我还是站在店员面前动也不动,任由他对我视奸意淫,我也因为他的火热视线更加兴奋。

  我们在深夜的便利商店中疯狂做爱,他以我的性感肉体发泄年轻过剩的精力欲望,黑人的粗大肉棒在发情泛滥的肉壶中疯狂抽插,将健康活泼的精液一次又一次灌入子宫。

  到早上我们都还结合在一起,我邀请他到我的房间来,再续鱼水之欢。我们每天都在做爱,尽情发泄年轻的欲望与精力,甚至忘记我是来留学的。

  我沈溺在肉欲之中,离开了自己的公寓,与黑人在他的小房间整天交缠,被最后列为失踪人口、为他生下一个又一个健康的孩子。

  忽然远处一声巨响将我们从意淫妄想中拉回现实,店员才慌张地结完商品。我感觉到自己双颊燥热脑袋放空,整个人都被性欲支配只剩一丝理智,要是他现在将肉棒掏出来的话,我一定会成为他的性奴。

  ‘一共是──’

  我解开身上仅剩一件衣物的绑带丁字裤,将钱一起放在黑人店员的手中,看到完全裸体的我,他完全呆住了。

  ‘Bye.’

  ...............